在看守所呆了10年

2017-10-17 09:01

饭桌上,杨波涛夹起饺子喂坐在身边的爸妈。妈妈孙淑祯笑了,爸爸杨为华的眼眶湿润了。这一刻,太难得了。杨为华声音仍有些颤抖。

为了省钱,杨为华想尽了一切办法。一年四季吃馒头,十年家里几乎没买过肉。杨为华说。

十年来,卖地、卖粮食,远远不够支付杨家人为案子奔走的花费。来自物质和精神的压力像两座大山压得这家人喘不过气。所有亲戚来来回回地借了多次,除了直系亲属,其他人都躲着我们。姐姐杨春霞说,这些年下来,家里花费了几十万元,如今,家里仍然欠着三万余元的外债。

花甲之年的杨为华专门买了本《刑事诉讼法》认真翻阅,也常去请教律师。在聊天中,《法制晚报》记者发现他对办案程序已相当了解。

在看守所呆了10年,现在已经36岁的杨波涛用双臂紧紧抱住家人,强忍住眼泪,嘴唇嚅动了几分钟,最后迸出几个字:好了

等了大半天后,下午五点,杨为华终于从派出所拿到了一份《取保候审决定书》,上面写着:犯罪嫌疑人杨波涛不能在法定羁押期限内办结,需要继续查证、审理,对其采取取保候审。

而这一份材料,杨家人等了10年,尽管这不是他们最想要的结果。他应该是无罪释放。聊起这起案件,杨为华的大女儿仍然颇为气愤。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坐在门口的水泥地上啃着一馒头,这是他的午餐。他每啃一口,就抬头看一眼看守所的大门。

哥,我对不起你盼到哥哥回来,34岁的杨春明一个箭步冲向刚从车上下来的杨波涛,紧紧地将他抱住,一家5口相拥而泣。

上诉,上访成了杨家生活的全部。杨为华已经记不清自己去过多少次公安局、检察院。我们夫妇俩曾经多次跪在检察院门口,求他们还儿子一个清白。为了儿子,杨为华从未放弃。

现在是我们杨家10年来最高兴的时候,但取保候审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一定要为儿子讨回清白,他应该是无罪的。杨为华提高了嗓门说。

十年,十年没见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老人刚开口,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他赶紧用左手捂住嘴,转过了头。

2月12日下午三点左右,雪后初晴。河南省商丘市看守所门口的麦田里白茫茫一片。看守所大楼的屋檐上挂着长长的冰锥,在微弱的阳光下闪现出丝丝寒意。

晚上八点,在一张圆形饭桌前,杨为华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这是10年来全家人第一次团聚。

长年的压抑和营养的缺失,杨为华患上心脏病、高血压、心肌梗塞等多种疾病。

几天前,他听说被关了10年的儿子杨波涛要放出来了,兴奋得几个晚上没睡觉。

杨春明不停地给哥哥夹菜。哥哥说不怪我,我心里那块压了十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杨春明眼里噙满泪水,她曾经无数次梦见哥哥责怪自己,不肯原谅自己,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家里的罪人。杨春明说,这种负罪感曾让她多次想过自杀。

62岁的老母亲不停地摩挲着杨波涛的头,眼泪顺着脸上的皱纹往下流。杨为华紧紧拉住儿子的手不放开,任凭眼泪流淌,也没伸手擦。

我曾经想过无数次团聚的情景,却没想到此时他们竟然都老了说到一半,杨波涛仰起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杨波涛把头伸出窗外,杨为华试图把头靠近儿子,想说点什么,车很快开走了

下午5时3分,杨波涛坐着村委会的车出了看守所大门。杨波涛的姐夫告诉记者:村委会开车进看守所接他,是怕记者拍到他从看守所出来的照片。

这位老人就是杨波涛的父亲杨为华。他早上7点就从60余公里外的夏邑县往看守所赶,怕错过看到儿子出狱的第一眼。他守着看守所的大门,没离开过半步。

这顿团圆饭,在老人10年的等待后,终于吃上了。孙淑祯说,自从儿子被抓走后,家里再也没包过饺子。别人家春节都吃团圆饺子,而我们夫妻俩却躲在被窝里哭。孙淑祯说起过去那10年的春节,声音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