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2017-10-04 09:21

为了查清真相,董某来到富平县人民医院,检查是否得了梅毒和乙肝,确认阴性后,随即报警。后来,张某被医院停职。

交完钱后张某说,别人要交300块,咱们是熟人,交100块钱就够了。

来某祥说,他小儿子的孩子也是张某亲自接生的。接生完了后,来某祥到张某办公室,给张某白大褂的口袋内塞了200元钱。她没有客气,就收下了。来某祥说。

来某事件发生前两天,王立年一次遇到张某,张某说,再有2个月她就退休了。

钱给了大约半小时,孩子降生了。董某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想稍微歇一会,再看看儿子。可两分钟后,董某就被推出了产房。

该院另外一位领导说,按照规定,张某上长白班,下午4时30分下班,当晚是这个产妇亲属叫的张某。当班的3个护士也有责任,为什么能让张某将孩子抱走呢?

来某将大头针拔掉,确信上面的名字就是董某。来某注意到,梅毒两个字是机打的,但后面的数据却是用圆珠笔填上去的。

7月16日下午6时,医院一位董姓医生拿着检查单来找来某,称妻子董某可能感染梅毒。我不相信,因为大头针将我妻子的名字盖住了。来某说。

其间,张某在产房内要求来某拿出100元钱买助产棒,张某接过100元钱后,将钱交给另外一个医生。来某至今想不通,明明给医院交了押金,为何还要在产房内收钱,不害怕细菌感染吗?

27岁的来某家住富平县薛镇薛镇村东9组,7月14日晚上,妻子董某突然肚子疼,因为预产期是7月21日,来某并未立即去医院。

2010年9月16日,来某第一个女儿降生。之前,来某祥找到张某的弟弟要了张某的电话号码,于是,董某产前都是张某给检查的。在接生的时候,张某安排别的大夫给接生的。

产房就这一个出口,我们死守盯住他们,还怕孩子不见了!这个丈母娘狠狠地说。

55岁的来某祥和张某从小就是同村同班同学,张某学习很好,还是班长。后来上学、出嫁后,便很少来往。

晚上7点到8点之间,张某不时地从产房出来,告诉我妻子难产。来某说。

随后,来某去给妻子买卫生纸,进医院时看到张某抱着自己的儿子,因为裹孩子的被褥是他家提前准备好的。

7月16日晚上,董某进产房后,穿着拖鞋的来某在没有消毒和穿戴防护用品的情况下,被张某叫进产房。张某问我,难产的话,是要大人还是小孩。来某决定要妻子。

晚上10时许,来某祥觉得不对头,孙子真的有病被处理了?埋到哪里去了?

张某是副主任医师,但主任医师的资格已经得到批准。退休前就是主任医师了,可惜晚节不保。一位知情者说。

医院党委书记王立年回忆,2009年一天晚上,有个产妇大出血,医院立即电话叫张某回医院,张某说自己有事在乡下,医院决定派车去接她,但随后张某关机了。第二天,医院决定撤销张某产科主任职务,停职半年。但今年,又将其提拔为产科副主任。现在来看,不能只看医术,更为主要的是医德。王立年说。

产科主任高文平说,此前他确实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我们到底有没有责任,我也不知道。

8月2日上午10时许,该医院产房外,一位姓李的男子和岳母在产房门口等候着,李某的妻子刚进入产房。他们说已经从报纸上得知此事了,但是,县上就这一个专科医院,不在这生孩子又去哪里呢?

8月2日,本报记者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采访。产科主任高文平说,原来张某是产科主任,后来被免职,他是在2009年7月14日被宣布接替张某任产科主任的。

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许多人看来,张某是富平县妇产科的大腕,也是产科最权威的专家。

张某走出产房后,将来某叫到办公室。说的还是前面的话,不让将孩子抱进病房,也不让抱回家。来某说,他最后无奈之下表示放弃孩子。

你看是去其他医院继续确诊还是就在这里生产?医生问来家人。来某祥决定就在这个医院生产,我怕转院将孩子生到半路上。

此间,张某有一次跑出来说,董某是乙肝小三阳,又有梅毒,建议不要这个孩子了。这个孩子生出来后会危害社会,不能上学,到幼儿园又不敢对人说,而且活不了多大年纪。来某祥说张某这样告诉他。

张某有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丈夫是县上某部门的局长(正科级),已退休。儿子在司法部门上班,结婚3年了。你说这样的家庭缺钱吗?妇幼保健院一位领导反问记者。

7月15日,来某将妻子送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当天就住院了。此前,妻子一直都在这里检查,更为主要的原因是,这个医院有他们村里一个嫁出去的姑娘,也就是产科副主任张某,村里但凡谁家姑娘、媳妇生孩子,都会通过关系找到她。

但是,威信很一般。嘴很能说,说得天花乱坠。一位同事这样评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