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编程的人很难设计出一样的

2017-10-02 09:18

记者获得的一份司法机关讯问笔录显示,徐州太保贪污案目前被认定为主犯的马磊被问到是怎么使用其分到的钱时,马磊回答:15000元用来赔给出险客户,后来的15000元被我存在孟经理的工行透支卡上了

这是一次迟到两年的合规检查,因为自2011年2月徐州太保保费贪污案发至今的两年间,这几乎是中国太保方面首次进行的实地调查,而这两年间,案发分支机构的主要相关负责人已经辞职或者上调,假电脑出单程序被拆除,此种境况下,让外界很难判断中国太保的内控制度在该案中起到的作用是监管还是掩盖。

2013年4月3日,江苏保监局对该案调查后出具的函件显示:反映的虚假车险电脑模板程序,经查系分别命名为新版发票打印、交强险和商业险454的三份excel电子表格文档。但该函件并未透露是谁设计制作的这些电脑模板程序。

马磊所称孟经理,经查证应为当时分管重型出单点的徐州太保销售管理部经理孟莉,2011年中旬,贪污案事发几个月后孟莉辞职,后在另一保险公司任高管。

截至发稿,对保监部门关于徐州支公司案件展开调查及该案在司法部门进行的诉讼等事项仍未见中国太保的信息披露。

记者经多方求证后被告知,徐州太保贪污案发后,假出单程序马上就被删除了,并且连当初安装了山寨模板的电脑也已不知所终。

这种窟窿很可怕,这就像是内部监控机制上的黑洞,有多大有几个这都是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分析道,比如工地上出了事故,除了调查清楚事故原因还要全线停工排查安全隐患,上市公司治理也一样,一个地方出了事除了该披露也得进行全面内部检查。

5月14日,本报记者在江苏采访中获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合规部工作人员前往太保下属徐州支公司检查工作,此次检查内容除了此前本报连续报道的徐州太保截留保费案之外,还涉及太保高管涉嫌贪污、购置豪车等情况的举报。

保监会出台的《保险机构案件责任追究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决策、组织、策划、实施或参与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或部署、授意、默许、胁迫、协助他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的保险机构从业人员,以及其他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责,对形成案件风险、引发不良后果起直接作用的违法违规人员负保险案件的直接责任。

据本报记者调查,徐州太保贪污案自2011年年初案发至2012年年底判决,主要涉案人被界定为徐州太保重型出单点的三名工作人员,该案中涉及业务的相关管理层,则从2011年年初起便相继远走高飞。

每家保险公司的出单系统都不一样,外面编程的人很难设计出一样的,尤其是一些数字、参数等只有本公司程序员知道。一位大型保险机构电脑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根据保监会2012年发布的指导意见,保险公司开具假保单、阴阳保单的行为一直是保险行业反欺诈的重点工作。而中国太保利用假电脑模板截留税费流向何处?是否涉嫌私设小金库?对于这些待解问题,本报也将持续关注调查。

本报记者多次致电、致函采访也未见答复,进展的相关披露即便在今年年初保监部门着手调查该案时,太保方面做的主要工作也是给出两份证明,其内容大部分认为反映不实。

保险机构在正常出单系统之外,如果有体外循环的电脑模板存在只能说明业务单位的内控执行出了问题,一旦发现,不仅要追究行为人的相关法律责任,而且应当按照公司内部监管机制启动主管高管的责任倒查和问责程序。一位长期从事上市公司法务工作的专家对此分析。

光是在找到的假保单里,统计出的一天的量就有一万多元。一位曾参与调查的工作人员透露,据目前司法机关认定,徐州太保重型出单点截留的包括保费和车船税、交强险,这意味着,太保贪污案中每天截留的应入账金额至少约4万元,再结合徐工重型机械有限公司在2007年至2011年间的销售数量估算,每年截留的各项收入将超过千万元。

据了解,2007年太保财险代替人寿财险成功拿下徐工重型的保险业务后,恰逢在原来商业险和交强险业务基础上增加了机动车车船使用税的业务,当时国家规定,机动车车船使用税随交强险一起缴纳,并由从事交强险业务的保险机构代收代缴车船使用税,一般而言,随保险同时办理的车船税和交强险约为保费的三四倍。

同时离开的还有徐州太保电脑部负责人,公开资料显示,案发几个月后,其便被上调中国太保江苏分公司。此时,外界尚未获悉该案中有假电脑出单系统存在。

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随着相关部门调查深入,徐州太保通过安装、使用假电脑出单系统截留的保费和税费收入数量也渐渐明晰,其数额远非目前认定的不到60万元。

而从2007年10月起一直担任徐州太保总经理的刘忠贺,到2012年7月便被中国太保提升至江苏分公司任副总经理,调查信息显示,假电脑出单系统涉嫌使用的时期是2007年底之后的几年内。

而检视徐州太保案发生前后的一系列现象还会发现,在中国太保内部,巨大的监管黑洞已多年面临失控。